中文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356|回复: 0

赌博盛行的国度----美国

[复制链接]

6

主题

13

帖子

46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68
发表于 2016-2-26 22: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是个博彩业盛行的国家。博彩种类繁多,合法的、非法的,西式的、中式的,成人的、少年儿童的,大赌的、小赌的,五花八门,一应俱全。有人说,美国是“赌徒的天堂”。这个说法不太准确,赌徒上不了“天堂”,倒有可能进“地狱”。不过,在美国要想参加赌博,确实很方便,很自由自在。


金碧辉煌、纸醉金迷的“销金窝”
      
1987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决,部分印第安原住民可以在保留地开办赌场。赌场合法化的口子一开,各地仿效。不是印第安原住民保留地的地方,也纷纷开办赌场。美国51个州,除夏威夷和犹他州,都开放了赌博。爱荷华等州还在密西西比河等内河上,开办了赌船。著名的赌场和赌城,在西海岸有拉斯韦加斯、雷诺城、太浩湖、劳莽林;在东海岸有新泽西州的大西洋城、康乃狄克州的金神大赌场等。其中拔尖的、最具有代表性的是拉斯韦加斯。美国每年进出赌场的人超过一亿人次,赌场营业总额达数千亿美元。


赌场老板们为了广招来客,都把赌场建设装修得豪华气派,标新立异,各具特色。有的像罗马王宫,有的像希腊神殿,有的俨然印度皇宫,有的好似童话故事里的神秘堡垒。


赌场内部,金光灿烂,彩灯闪烁,各种赌博机器飞转,筹码哗哗作响,令人眼花缭乱,仿佛进了阿拉伯神话里的金银宝库。身穿笔挺制服的侍者和打扮妖艳的“兔女郎”,手捧美酒和饮料,穿梭走动,随时服侍左右。“老虎机”、轮盘、掷骰子、21点(扑克牌)、推牌九、打麻将,各种赌博玩法,应有尽有。赌场附设酒吧间和餐厅,赢了,可以饮酒庆贺;输了,可以借酒浇愁;饿了,可以欣赏美食,大快朵颐。赌场比邻影剧院和歌舞表演场,累了,可以欣赏娱乐节目(包括色情味道十足的“劲歌热舞”),稍事休息。赌场旁边(有些赌场楼上)就是旅店,困了,可以开房间,睡大觉。赌场内有自动提款机,可以凭提款卡或信用卡提取银行存款。赌场设想得如此周到,伺候得如此舒适,很容易使赌客们乐而忘返。一进赌场,可以连续赌上几天几夜,甚至十天半月,不必出来,直到输个精光。


赌场合法化后开办的现代赌场,与旧式赌场不同。设备先进,自动化,电脑化;实行企业化科学化管理,规章制度严密,手续完备,工作效率高,珍惜赌场信誉;保安力量强大,戒备森严。因此,进场赌博,一般不再担心被诈骗. 抢劫,或者赢了巨款赌场赖帐。


赌场为了吸引顾客,想了许多“妙招”。例如,在纽约,要想去大西洋城参观游玩,只要花10美元,买任何一个赌场的一张门票就行了(大西洋城有12家赌场)。这张门票的作用是:赌场车接车送;奉送一张餐券(午餐或晚餐通用,约值5美元);凭门票进出任何一家赌场参观游览;向出售门票的赌场凭票领取10美元筹码进行赌博。赌不赌悉听尊便,如果不赌,可以凭门票和筹码换回10美元现金。须知,从纽约到大西洋城,单程长途汽车费就需要10美元。如果不赌,等于赌场奉送25美元接你去玩一趟。这样,赌场岂不赔钱了?不会的。赌场老板们有经验,很少有不赌的。特别是奉送筹码,使人认为是“白来的,不赌白不赌”。只要赌,赌场很容易把“优待”的费用收回来。


赌场对赌博“大户”专门奉送“贵宾金卡”。持贵宾卡的顾客,赌场奉送飞机票(或用直升飞机接送),乘贵宾豪华车,招待住高级宾馆。“羊毛出在羊身上”。赌博大户出手十分阔绰,一个赌注成千上万美元,赌场不愁不能把巨额招待费收回来。赌场老板只赚不赔,赌客花钱如流水,赌场也就成了名副其实“销金窝”。上个世纪,纽约中国城一位粤菜酒楼大老板,很会经营,第一个把北京烤鸭引进中国城。他大作广告,制造声势,上烤鸭时,侍者吹小喇叭引路,主厨亲自上场片鸭子。吃烤鸭的顾客很是风光,加上烤鸭味美,一时轰动纽约,他也发了大财。得意忘形之余,成了赌场“贵宾”。从此越陷越深,把酒楼输掉,倾家荡产,没脸在纽约呆下去,不知所终。类似故事有多起,有餐馆老板,也有车衣(缝纫)厂主。老华侨们谈起来,无不叹息。


赌城和大赌场都进行综合开发。在赌场附近开办大型游乐场,架设“过山车”“摩天轮”“转马”“飞轮”等大型游戏机。还开办游泳池(大西洋城有海滩浴场)、旅游商店、购物中心、度假村等。拉斯韦加斯、大西洋城、金神大赌场经常举办顶级拳击和其它体育比赛,邀请“天王”“天后”级歌舞影视明星表演歌舞节目,有时选美比赛也在赌城举行。这些著名的赌城和赌场,都发展成了以赌博业为核心的娱乐和旅游中心,去那里的,除了赌客,还有许多参观旅游的游客。


应否开放赌场的一场辩论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受全国赌风劲吹的影响,纽约市发生了一场持续两三年时间的不小的辩论。有人主张纽约市也应当开办赌场,但是,遇到全市居民反对,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居民同意在居住地附近开办赌场。有人还设想,收购华埠(中国城)银宫大酒楼,将之改造成大赌场,华人华侨大哗,坚决反对。主张开办赌场的人“退而求其次”,想利用纽约地理优势,远离市区,在海上开办大型赌船。纽约市民还是不同意。当时朱利安尼当市长,长时间不表态,最后,看准市民坚决反对,才决定赌场赌船都不办了。


主张开办赌场的理由有四:


一,增加地方财政收入。开办现代化赌场,需要巨额投资,但是利润率也很高。地方政府可以向赌场收取大量税款。


二,增加就业机会。开办一个现代化大赌场,需要管理人员,业务人员(充当赌博时的“庄家”、 “发牌员”、“操作手”等),服务人员,保安人员等,可以增加成百上千就业机会。


三,带起相关行业,繁荣经济。赌场开起来,需要旅馆业、交通服务业、商品零售业与之配套,这对发展地方经济有利。


四,“肥水不流外人田”。大西洋城、金神大赌场等都在纽约市附近,那里的赌客和游客,大多是从纽约市或经纽约市去的,纽约市开办赌场可以把这些赌客和游客留在市里,把钱花在纽约。


主张开办赌场的人经常举出的例证,是拉斯韦加斯。那里原来是一片沙漠,土地贫瘠,寸草不生,什末自然资源都没有,贫困得很。开办赌城以来,发展很快,瑰丽的大型建筑物平地而起,不但有了自来水,还建起了大游泳池,成了沙漠中的“绿洲”和“明珠”。顾客云集,繁华似锦,日夜笙歌艳舞,名副其实的“不夜城”,把世界各地的赌徒吸引来,变成举世闻名的旅游胜地。


反对开放赌场的理由有五:


一,社会成本太高。赌场与卖淫,吸毒贩毒,行窃诈骗,放高利贷,暴力逼债等等存在自然联系。赌场一开,各种家庭问题和社会问题随之而来。预防和治理刑事犯罪,解决家庭问题,消除恶劣的社会影响,需要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赌场管辖范围内,可以通过加强保安力量,严禁公开卖淫吸毒诈骗和暴力犯罪,但是,出了赌场就较难防范,特别是对付隐蔽的卖淫吸毒等,美国一直缺乏有效的办法。


二,害人不浅。据调查研究,参加过赌博的人,约有二三成会变成赌场的“常客”,经常到赌场去“进贡”;约有百分之五的人会上瘾,变成“赌鬼”,像吸毒的“瘾君子”一样,迷了心窍,任何人劝阻不住,自己也管不住自己,想尽一切办法弄钱进场赌博,直到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我遇见过一个餐馆侍者,年近六十,头发花白,身体瘦弱,友人告诉我,这个人年轻时来到纽约,在餐馆打工,沾染恶习,每个周末都在赌场渡过,一生所挣的钱都送进赌场,没有娶妻生子,没有一点积蓄,一旦失业,不知将如何生活。这还是品行好的,因赌博成瘾,走上犯罪道路也毫不希奇。赌场对青少年的影响恶劣。住在赌场附近的孩子们,天天耳熏目染的是赌博,色情,吃喝玩乐,不务正业,追求奢侈豪华和享受,靠运气侥幸发财等等,使孩子们沾染很多坏思想,妨碍心理健康,容易走上歧途。


三,不能片面地计算经济效益。开放赌场似乎能够繁荣经济,但是如果深入全面地进行调查研究,就会发现开放赌场对经济有利也有弊,算总账未必利多。大西洋城开办赌场以后,不到十年时间,人口流失26%。许多居民不愿意继续在那种环境中呆下去;原有餐馆250家,关闭了100家,因为赌场的酒吧间和餐馆抢走了顾客;开办赌场17年以后,社区才从开放赌博业得到一些实际好处:地方政府用赌场缴纳的税款为社区建造和翻修了680间房屋。最初实行赌场合法化的目的,是为了使印第安原住民保留地改变贫困落后的面貌,但是开放已经这末多年,还没有哪一个印第安保留地改变了面貌。


四,城市畸形发展。开办赌场的城市,赌博业和相关的行业兴旺起来了,但是,与之无关的工业、商业和科学教育文化等事业却受到冷落和挤压。如果只是开办一两个赌场,这种效应还不会太明显。如果变成赌城,就会出现“一花独放,百花凋谢”的情景。


五,靠赌博繁荣经济不光彩。拉斯韦加斯的情况特殊,那里自然条件太恶劣,找不出别的办法,才变成赌城。拉斯韦加斯吸引世界各地的赌徒,赚的是“坑人的钱”,并不荣耀。纽约市是世界大都会 、经济中心、金融中心、文化中心,还是联合国总部所在地,具有优越的地理条件和光荣的历史,完全可以靠正常途径使纽约发展得更先进更富有,用不着再把纽约变成“世界赌博中心”。


最流行的赌博——乐透奖
        
美国最流行的赌博,不是进赌场,而是买乐透彩券(lottery)。第一个开办乐透的是新罕布什尔州(1976年),很快传遍全美国。
        
乐透的花样很多,有:每天猜三个字、四个字的最普通的乐透(天天在电视台上开奖);从一大堆数字中排十组号码的“十字奖券”;从40和54个数字中挑六组的“六合彩”(这两种,每周开一次奖,在媒体上公布)。还有当场开奖的多种“刮刮乐”,刮去覆盖在奖券号码上的银粉膜,看是否中奖。
        
乐透奖由各州政府授权专门公司举办。成本很低,只是印刷和发行费用。从彩券销售额中扣除成本,拿出一少部分作为“奖金”,返还给购买彩券的顾客们;其余大部分由州政府和专门公司所得。代销乐透的是报刊糖果店、杂货店、食品店、药店等零售商店。代销店向专门公司领取代销费;如果卖出获得大奖的彩券,代销店也可以领取一笔“奖金”。州政府开办乐透的目的是增加政府收入,这笔收入主要用于补充教育经费和地方经费之不足。所以,喜好购买乐透的人们,称之为“微笑纳税”;如果什末奖也没有得到,就自我安慰“算是给政府作贡献”了。
        
乐透是“穷人的玩意”。据调查,在年收入一万美元以下的穷人中,购买乐透的钱平均占其开支的1.3%;在年收入七万美元以上的富人中,购买乐透的钱平均占其开支的0.3%。这是因为,富人生财的门路很多,不太看重乐透;穷人发财很难,所以对乐透抱较大幻想。由此可见,政府发行乐透,加给穷人的负担多于加给富人。
        
美国人买乐透,有四种心态:


一,游戏娱乐。买东西,剩点零钱,不用找了,给我刮刮乐吧!(一美元一张)刮开一看,又是什末也没中,一笑置之。这种情形,太常见了。


二,“心血来潮,碰碰运气”。最近诸事顺心,运气好,买乐透也可能中奖,买几张试试看;还有的情况相反,最近倒霉事一连串,买几张乐透,如果得中也可以挽回损失。
        
乐透奖有一条规定:本期如果无人中头奖,则这笔奖金并入下一期头奖;如果接连几期无人中头奖,头奖奖金就可能超过一亿美元。出现这种情况时,乐透销售额猛升,许多平时不买乐透的人,也掏钱买上若干张,试试运气。


三,有计划“放长线钓大鱼”。有些人每月从收入中拿出一小笔钱买乐透,作为一种“投资”,多年如一日。他们以为,日积月累总有一天中奖;即使中不了,生活也没受太大影响,不至于心疼。还有的情况是,几个同事、朋友、家人,每月各出一点钱,合伙买乐透,中了奖,大家分。不论个人还是合伙,这种有计划的购买乐透,副作用较小。


四,买乐透上瘾,失去理性,成了“另类赌徒”。买乐透,金额较小,间隔时间较长,一般说来,不会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不像进赌场,赌注较大,反复投注,转瞬间输赢成千上万,一夜可以倾家荡产。但是,如果多次频繁购买乐透,同样可以“上瘾”。纽约长岛一个推销员,开始每周只用10美元买乐透,中了一次2000元,起了贪心,每天用10美元买乐透;有中有不中,中了贪心更大,不中又不甘心。越陷越深,直到每天花100美元买乐透,欠下数万美元债务,觉得对不起家人,几乎自杀身亡。还有一个家庭主妇,买了几次乐透,每次与巨奖号码只差一点,产生幻想,以为自己快要得巨奖,疯狂购买乐透,损失十几万美元,最后把房子卖掉还债。


许多人买乐透,是希望得大奖,认为得了大奖就是幸福。许多事例证明:未必。首先,贫穷肯定不是幸福,但是富有也未必就是幸福。其次,金钱能不能带来幸福,要看是怎样得来的。古人云:“货悖而入者,必悖而出”。意思是,用不正当途径得来的金钱,必然沿不正当途径散失。中头彩,虽然不是沿不正当途径得来,但是属于侥幸得来,来得太容易,失去也必容易。在美国,中了乐透大奖,很少敢张扬的,绝大多数是低调处理,有的还长时间默不作声,直到领奖期限的最后一天,才静悄悄地去领。


得了大奖,首先需要防备被坏人盯上,盗窃、诈骗、绑架等都可能发生。其次,数不尽的麻烦接踵而来,媒体跟踪采访,慈善机构纷纷来募捐,某些企业来拉赞助或者邀请入股,亲朋好友纷纷来借钱或求助,至亲还可能要求“分一杯羹”,如果处理不当,就会得罪一大片人。再次,必须善于理财用财,否则,巨额财富也会很快散失。有一位面包师中了百万美元大奖,一周之内,家中被偷三次,还接到一封恐吓信,如不送巨款到指定地点,将绑架他的女儿。他吓得立即迁到另一个州,买了一个农场。但是从来没有种过地的他,不会经营,亏了大本。他想找一份面包师的工作,没有人愿雇佣他,不相信百万富翁这末快就没钱,他只好改行开出租车为生。他说,“还不如当初没有中奖呢!”中大奖不幸福的实例,还有许多。有的为分配奖金,家庭不和,导致离婚;有的中了大奖变了心,抛弃妻子,另觅新欢;有的挥金如土,吃喝嫖赌,腐化堕落,最后比原来更穷,等等。


五花八门的博彩业
        
除了赌场和乐透,美国和欧洲许多国家一样,也有历史悠久的赛马和赛狗。纽约许多地方设有投注站(TBO ),熙熙攘攘,颇为繁忙。美东地区有线电视设有两个赛马赛狗频道,天天转播比赛和开奖实况。有些英文报纸设有专栏,专门报道和评论博彩业,其中包括赌场.乐透.赛马赛狗等。不过,参加赛马赛狗活动的,大多数是欧裔。
        
华人华侨对赛马赛狗不感兴趣,很少参加。华文媒体也没有报道过赛马赛狗的消息。原因可能有三:一,语言障碍。参加赛马赛狗活动,需要精通英语。二,华人没有参加赛马赛狗的传统,不掌握专门的知识和技巧,而参加这类赌博需要精通“马经”“狗经”。三,对华人来说,能玩的赌博已经够多了。赌大钱可以上赌场,赌小钱可以买乐透,华裔更爱玩的还是麻将.扑克牌和牌九,轮不到赛马赛狗。
        
美国各地有许多大型游乐场。其中,除架设大型游戏机器外,还有许多有奖“挂彩”娱乐项目,例如:玩具枪射击、“套圈”、“投壶”、“抓彩”、“转盘”、“钓假鱼”、“弹子机”等,花样繁多,不胜枚举。中彩的,可以得到玩具、糖果等“奖品”,有时可以赢得服装.日用品。有些项目可以赢得筹码,凭筹码换取现金。这些活动输赢不大,但是“寓赌博于娱乐”,或者说“娱乐与赌博相结合”,起着传播和推广赌博,助长侥幸心理的作用。


美国集市贸易很发达。纽约市许多街道,每年固定时间轮流举办“街坊节”,届时将整条街道封闭起来,禁止车辆通行,变成临时摊贩市场,卖小商品和旧货,还有各种小吃摊档。小型有奖挂彩游戏摊也乘机出场,赚上一笔。


美国许多商店门前或店内,摆放供儿童玩的抓彩机,投入一个25美分硬币,按一下钮,或摇一下摇把,机器唏哩哗啦转动一次,幸运的,掉下一个玩具或一个小球(内有糖果之类),不幸运的,白投25美元。这种游戏,看起来没有什末害处,其实也是一种小赌博,对孩子不会有正面影响。


罪恶渊薮的地下赌场


美国的非法赌博很多,可以分为两大类:


一类是“灰色地带”的非法赌博,例如,在公园.某些公共娱乐场所.私人家里,玩赢钱输钱的娱乐。欧裔.非洲裔.西班牙语裔主要玩扑克牌和掷骰子;华裔主要是打麻将.推牌九和玩扑克牌。


在美国,除领有执照的合法赌场和政府开设的乐透彩券,其余的赌博,都是非法的,严厉禁止(抓彩之类的游戏,在美国,不视为赌博)。但是,这类“灰色地带”的非法赌博,很难查禁,更难杜绝。因为,这类赌博是亲戚朋友时聚时散,没有固定场所和固定时间,有的还不是用现金赌博,而是记账事后结算,同“带有赌博性质的娱乐”(例如,输赢金额很小的所谓“卫生麻将”)较难区分;更重要的,是没有以经营赌博为业的赌场主从中渔利。美国警方对这类赌博,主要是教育、警告、驱散,对屡犯者加以拘留,进行适当处罚。


另一类是地下赌场。这种赌场,通常隐藏在餐馆、酒吧、发廊、按摩店、夜总会等的背后,也有独立设场的,隐藏在偏僻地区或居民楼群里。开办和操持这类赌场的人,大多有黑社会背景,有的本人就是帮派头目,有的同帮派关系密切。因为,出入地下赌场者成分复杂,大多数品行不端,赌场内经常发生纠纷,需要暴力维持赌场秩序;地下赌场都兼营高利贷,为了讨还“赌债”,也需要依靠地下暴力。所以,地下赌场总是和黑社会势力结合在一起。黑社会帮派为地下赌场提供“保护”,收取巨额“保护费”,这是黑社会帮派的重要财源,也是他们得以生存的经济基础之一。


赌徒们容易染上吃喝嫖与吸毒的恶习。所以地下赌场往往也是妓女和吸毒贩毒者经常出入的地方。地下赌场在黑社会眼中是“大块肥肉”,不同帮派经常为扩充势力,争夺赌场的“保护权”,发生激烈冲突。去年11月,纽约警方同时破获了两个黑社会帮派,一个在法拉盛,拥有三个“地下赌档”,分别以“美发厅”.“职业介绍所”.“移民服务公司”为掩护;另一个帮派在曼哈顿,拥有两个“地下赌档”。每个“地下赌档”,每天流动金额多达数百万.上千万美元,赌档从中赚取10万至20万美元,帮派则从赌档利润中提取20%作为保护费。12月,法拉盛发生一起群殴械斗血案,4名青年冲入一座商业楼的一个单元进行抢劫,单元内的4人进行反抗,双方动了刀,开了枪,重伤4人,幸未死人。原来那是一个地下赌场,械斗的起因是帮派纠纷。


无数事实证明地下赌场是“罪恶窝”,必须严厉打击,彻底铲除。


方焰(纽约)
2005-6-19




世界日报:华裔渣男邸千赌场输精光 报警强逼房东借钱


家庭旅馆恶房客 拿钱落跑


在法拉盛Ash大道夹邦恩街(Bowne St.)某家庭旅馆租一个床位的中年华裔男子邸千,日前向警方指称房东把门反锁、扔他东西等多种恶劣手段企图非法驱赶。房东孙先生则称,双方纠纷是因邸千欠庞大赌债,没从他那里借到钱而报警。警方介入后,双方终于和解,邸千带着房东借他的数百元日前搬出家庭旅馆,并留下一封给房东的信,作为借据。


房客邸千投诉称,房东孙先生得知市楼宇局(Building Department)要来检查后,开始驱赶房客,因他不肯搬走,多次把门反锁,扔掉他放在冰箱的食物和一些日用品,还企图把他的行李箱扔到街头。


针对这起投诉,孙先生表示,「这房客不久前因攻击罪被捕,释放后没钱,我出于好心让他住进来,劝他改恶从善。」


孙先生指出,双方此次冲突的起因是赌博,「上月20日,他说赌博输掉老板让他办事的钱,不还钱工作就没了,因此开口向我借1000元,我没借他,后来了解到他把离婚卖房刚分到的钱也输掉了,而且向几个人借钱还没还」。


「因为我不借他钱,他就不付租金并威胁称,这个家庭旅馆非法,他就在这里不走,而且要去举报,让旅馆开不下去。这种情况下,我决定关闭家庭旅馆,让其他住客搬走。没想到,他开始搞破坏,弄坏电饭锅、撬门、砸锁、威胁,朝我脸上吐口水,拳头在我眼前晃,吓得我们不敢进屋。」


关于邸千投诉他换锁一事,孙先生指出,对方听说如果房东换锁,警察可以逮捕房东,于是就以换锁为由,两次从逃生楼梯爬到四楼,从窗口进入。孙先生解释,他开始并没有换锁,后来不得已才换锁是因为邸千在锁心里塞了牙签。


孙先生强调,「我并没有扔他的行李,现在他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前几天,想向我要3000元,最少2500元,说拿到钱马上就搬走。我最终给了他700元,他在周二早上搬走了,还写了一封给我的道歉信,此事也算告一段落」。


孙先生指出,纽约有上千家家庭旅馆,数以万计的华裔房东分租床位给打工者。家庭旅馆和分租都不合法规,但却为众多收入不高、以打工为生、甚至要寄钱回国的华裔移民提供很多便利、降低他们的生活成本,为政府解决一些社会问题。


世界日报记者/纽约报导
July 28, 2015




邸千,男,1971年2月出生,辽宁省大连市人,现居纽约法拉盛,职业是送货司机。嗜好抽烟赌博,打架斗殴,诈骗,欠债不还,诬告债主及房东。有犯罪被捕入狱记录。


Failed gambler Qian Di occupied a guesthouse and extorted $3000 (World Journal news)


An evil tenant blackmailed money from a guesthouse then escaped


Qian Di, a middle-aged Chinese man who rented a bed from a guesthouse on the Ash Avenue and Bowne Street in the Flushing Town, recently told the police that his landlord try to drive out him illegally with a variety of harsh means, such as locked the door and throw his baggage. However, the landlord Mr.Sun said, their dispute is due to Qian Di owed huge gambling debts, and can not to borrow money from him, then, called the police. Through the police intervention, the two sides finally reconciled----Qian Di moved out of the guesthouse recently with hundreds dollars the landlord lent him, and left a letter to landlord for a debt note.


The tenant Qian Di complained that his landlord Sun drives all tenants while hearsay the City Department of Buildings will examine to come. Mr.Sun locked the door repeatedly, and threw his refrigerator foods and some daily necessities because he refused to move out. Mr.Sun even attempted to throw his trunk to the street.


In view of this complaint, Mr.Sun said, "This tenant was arrested by the attack crime not long ago. He has no money after the release. I let him lived here by my kindness. Also I advised him to mend his ways."


Mr.Sun pointed out that cause of conflict is Qian Di indulged in gambling. "On the 20th of last month, Qian Di told me that he lost the payment for goods of his boss in the gambling. He was afraid that he might lose his job if he doesn't return the payment to his boss. Therefore he asked me to loan $1000. I didn't lend money to him yet. Soon after, I learned that he had sold his house which he got by the divorce case. He also borrowed money from many people and has not returned to them."


"He didn't pay the rental to me because I didn't lend money to him. He declared this guesthouse is illegal. He will not only to stay living here, but also will report to the government. He threatened to make my guesthouse close. In this case, I decided to close the guesthouse, and persuaded other residents move away. Unexpectedly, he began to engage in sabotage, such as damaged the electric rice cooker, and pried the doors, and smashed locks.He was using violence and intimidation. He spited in my face, and shook his fist in front of me. Therefore we dare not enter here again."


Regarding the case which Qian Di complained his landlord changed the lock, Mr.Sun pointed out that Qian Di knew the law requires that the police can arrest the landlord who changes the lock without authorization. Thus Qian Di use it as an excuse to climbed from the escape stairs to the 4th floor and came into the window. Mr.Sun explained that he would not change the lock originally, but he changed it later because of Qian Di crammed the toothpick in the lock.


Mr.Sun stressed, "I did not throw his luggage. Qian Di has no money to buy foods now. A few days ago, He ask me to borrow $3000, at least $2500. He said that he will leave at once, as soon as he gets the money. Finally I gave him $700. He, then, moved out on Tuesday morning, and wrote an apology letter to me. This matter was end."


Mr.Sun pointed out that there are thousands of guesthouses in New York. Tens of thousands of Chinese landlords sublet beds for the migrant workers. The beds subletting of the guesthouses are illegal, but they provide some conveniences for many Chinese immigrants who are low-income, and work for a living, or even to send money to home. The guesthouses reduce their living costs, and help the government to solve some social problems.


World Journal reporter / New York post
July 28, 2015


邸千敲诈勒索

邸千敲诈勒索


Translator: Ms.Le Zhou

(Qian Di, a Chinese male, born on February 21, 1971. He is living in Flushing town, New York City now. He is addicted to gambling, fighting, fraud, false debt, falsely accuses the creditors and the landlord. He has some criminal records. Warning: Do not lend your money or rent your room for the Chinese gambler Qian Di! If you find out that he is trying to harm you, please report to the police immediately. His SSN is 115-23-9532.)


病态赌博的十种特征:1. 在赌博上花费的时间和金钱多于自己能够负担或事前安排的;2. 借钱赌博;3. 把用于必需品(如食物、房租等)的钱拿去赌;4. 因赌博而忽视重要的责任(如工作、学业或家庭);5. 撒谎或隐瞒赌博的程度;6. 试图贏回输掉的钱;7. 为了金钱的问题与你的朋友和家人争吵;8. 因赌博而未付账单;9. 四处躲债;10. 为赖账而诬陷谋害债主。赌徒邸千到处骗,欠债没脸回大连。赌徒邸千来租房,关门赶他滚远点。赌徒邸千来借钱,与他绝交不多言。赌徒邸千来敲诈,别怕报警他有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所有资讯均来自互联网收集及网友自行发布,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保留删除权,如果侵犯了您的利益,请通知我们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手机版|纽约法拉盛中文网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5, 2017-9-24 01:47 , Processed in 0.201407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2015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